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苹果不如你收购了耐克

2019-03-13 01:59:52

上个夏天,我入手了一支Nike+的Fuelband手环,除了偶发性脑残忘戴,简直视如己出。它管记录我每天消耗的卡路里、步数,有没有达到预设的目标值。到了秋天,我又手滑入了一枚iPod nano 7。我本来对nano的期待只是听歌,但随即发现,它也能记录我的运动量,也能同步到Nike+官。因为Fuelband的存在,我不禁对它生出了点愧疚感。 每次把这俩摆在一起,我就一遍一遍想:苹果干嘛不收了耐克?为什么我手腕上戴的不直接是一个音乐体感计?它可以叫iNike+。 苹果跟耐克在2006年就有过基于iPod的体育+音乐的合作,推出了一组套件:带传感器的Nike+运动鞋,和能对接iPod的无线接收器。iPod据此来记录佩戴者的跑步和锻炼体验。苹果店现在还在把它们当自家产品的外设来卖。 2011年,耐克推出Nike+ Fuelband腕带。11月,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苹果实体店和商店开卖FuelBand。虽说,苹果商店也卖飞利浦的智能灯泡Hue,也卖森海塞尔的耳机,也卖迪士尼的触控笔,但有理由相信,苹果跟耐克比他们更亲密: 2012年7月的太阳谷Allen Co年度大会上,苹果CEO库克被媒体拍到,手上戴着当时还未上市的Nike+ FuelBand Ice。更远的是,早在2005年11月,库克就以苹果COO的身份加入了耐克董事会,并成为耐克的薪酬委员会成员。稳坐至今。

有了这些前缘,我出于惫懒,希望两家合体的心愿就不是那么脱线了,以下是深度心路历程: 两家品牌内涵很合 耐克跟乔布斯时代的苹果给用户的印象都是:我行我素、简洁、酷。在此之外,“运动”这个元素里还有动感、韧性和人文关怀——从这个意义上,耐克的品牌内核丰富过苹果。 蒂姆·库克走的是儒雅风,明显不会延续乔布斯式的酷拽风格,又赶走了继承了乔式脾气的Scott Forstall,在硬件之外主推的Siri、地图、Passbook乃至苹果电视打的都是服务牌。这就值得把姿态放低,向耐克请教在品牌营销上的资源和经验积累,学学策划“活出你的伟大”。 两家都置身窘境,耐克更有变革动能 虽然成了美国历史上市值的公司,但乔布斯去世后,苹果就创新不力。他在产品上的努力目前看来不过是缝缝补补:拉长iPhone、挤小iPad、削薄iPod。去年Q3苹果在全球智能出货量中的份额下降到了15%,而去年Q1这数字还是23%。iPad的地盘也被Android平板们侵蚀。刚推个地图,槽点就完胜亮点;苹果电视还没起跑,对手们已经出货了。 库克试图通过iPhone 5的新尺寸、新数据接口,来构筑封闭的硬件生态,并尝试给用户提供语音、地图、支付等服务。但在产品的守成背景下,这只能说明:苹果还是很强,但是不酷了。你能转型成另一个亚马逊吗?人贝索斯已经为今天布局了15年。 耐克过得也不如意。2013财年,它Q1(2012年6月到8月)、Q2(9月到11月)两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下滑了12%和18%。它寄望的中国市场也伤它深,销售额下滑了11%到5.77亿美元。说是欧洲经济衰退,它的德国的老对手阿迪达斯却追势甚猛:Q3(7月至9月)净利润同比增长14%至3.44亿欧元,预计2013年还将实现双位数增长。 这也是为什么去年耐克急着求变,先后卖掉了Umbro、Cole Haan等子品牌,决心把精力集中在更有潜力的Nike、 Jordan、 Converse、Hurley等主线品牌上,又开始试水电商、把社会化媒体营销业务从AKQA、W+K、Mindshare与R/GA等代理商手中收回来,自主运营。 窘境归窘境,我这只运动盲也忍不住赞一下耐克。一家运动服装和装备公司,变革起来眼光和速度都丝毫不差于科技公司,它展现出来的品牌精神还是又拽又酷:快速适应,引领意识强烈,行动果决灵活。Just Do It。这种精神,恰恰是现阶段的苹果需要提振、重构的。 可穿戴设备的兴起,是它们在一起的良机 有传闻说,苹果在研发iWatch,计划把蓝牙和iOS向更微型产品的移植。而同样的尝试,耐克玩得更早更帅:2011年初,耐克就跟GPS和地图公司TomTom合作推出了一款运动腕表Nike+ SportWatch GPS,除了预期内的运动计量、GPS定位,这块表还能接个外设来查探心率。更妙的是,上个月,荷兰国际合作银行发布的报告称,苹果公司近期可能会收购TomTom。 说回“测心率”这件事。这事没什么难度,已经有APP借助平板的摄像头就能实现了。但我想说的是,借助随身传感器来检测体能、健康数据,再迈向体感交互智能,这是让人眼睛一亮的路数。 平板时代之后,人人都知道可穿戴装备是下一个趋势,但要是只满足于把手持设备改成披挂设备,技术还停留在触摸交互和语音交互层面,未免也太不思进取。在可穿戴技术时代,值得玩的是体感交互智能。在这个方向上,无论是眼镜、手套、手表、衣鞋,用户诉求都是给人体开挂,未来甚至是要奔着可嵌入的虚拟器官去的。 说到对人体的探索和服务,这正是耐克的看家本事。在这上面,耐克对产品的创新和技术探索意识丝毫不差于科班科技公司。减震、支撑、助力……做运动服装和装备出身的耐克在人体工程学上的技术积累从1970年代就开始了,它死磕的就是怎么让设备适应人、服务人。从1980年代在Air Max系列运动鞋里试加空气软垫开始,光是一个气垫减震,它就搞出了至少7种技术,探索接近。 耐克还把实验精神从传统运动装备铺到了数码外设上:带体感器的腕带、鞋、手表。去年6月,它还试着发布了一款叫做Coach的平板电脑。每一款都很引领,不是平庸的跟风之作。当时我在虎嗅文章中调侃说,耐克果然“Just Do IT”。不久前,耐克推过一款高尔夫球杆VR_S Covert 一号木,亮点就是通过提升惯性力矩来增加球杆的容错性。这种带有极客气质的技术造诣,眼下的消费电子公司哪里有? 科技正在工具化,而科技找一个落地的实体才是趋势。苹果试过了音乐,试过了通讯,跟耐克试过运动,也试过了移动大平台,但仅仅满足于娱乐视觉和听觉、满足于抓住眼球跟手指太局限了,不妨再做些深度探索。而一直在户外与竞技场挖掘消费需求的耐克,正有这种把技术回归成工具的能力,让用户借助工具来独处、来感知自我。 ,苹果有钱 去年9月iPhone 5发布,苹果的股价也从那时的702美元跌到了527美元,一下去了25%。更愁的是,一边创新乏力,一边手里的钱还多的花不出去。库克去年发布了400多亿美元的派息和股权回购计划,但苹果持有的1200多亿美元现金,到2013财年末预计还会涨成1500多亿。

苹果不如你收购了耐克

而耐克,啧啧,总市值也不过470亿美元。

------------------------------------------------------------------------------- 回到2005年,库克成为耐克董事会成员的那一天。当时耐克CEO Mark Parker评价说:“他的全球技术知识以及在全球知名品牌公司的经验,将是他成为董事会的优质资产。我们期待他为耐克做出贡献。” 在我看来,时机到了。要是库克给耐克找了个全球消费电子领域有号召力的品牌来当买家或深度战略合作者,不知算不算的贡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