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无限基因吞噬 第3章 老疯子

发布时间:2020-02-15 21:51:29 编辑:笔名

无限基因吞噬 第3章 老疯子

街道的另一边,一辆黑色的索菲塔豪车缓慢行驶,如同夜晚的幽灵,紧紧跟随着不远处的夏凡。

“夏凡,男,23岁,莱山学院生命工程专业三年级学生,家境贫寒,父亲夏宝华双腿残疾,常年卧病在床;母亲章云秋做保姆工作,雇主是……”

汪臣杰坐在车里,随手翻看了几眼,就仍到了一边。

他的手下效率很高,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夏凡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

“原来就是个穷酸。”汪臣杰轻敲着车窗,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以佳琪的身份和条件,应该不会看上这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下等人。”

“少爷,那我们还抓人吗?”一个墨镜男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过资料,这叫夏凡的穷学生根本不可能对自家少爷构成任何威胁。

“抓,为什么不抓?”汪臣杰冷漠地横了墨镜男一眼,“做得利落点,别让人抓住了把柄。”

他的怒火还没完全消去,对于这种不识抬举的人,有必要对其进行警告,让他乖乖远离卢佳琪。

“您放心,又不是第一次。”后座一名脸颊上有刀疤的男子舔舔嘴唇,森然笑道。

车门打开,刀疤男和墨镜男两人一左一右下车,彼此对视一眼,快步朝着不远处的夏凡追去。

夜凉如水。

距离学校还有20分钟的路程,夏凡记得再拐个弯儿,街角有家烧烤摊,以前他经常带几个死党去那里撸串儿。在卢校花别墅里坐那么久,又走了半天路,肚皮咕咕叫,正好买几串烤串犒劳一下肚子。

突然,他感觉身后有脚步声传来,非常急促,心头一惊,连忙回头一瞥,看到墨镜男和刀疤男两人朝自己逼来。墨镜男他有印象,是跟随在汪臣杰身边的家伙。刀疤男他不认识,但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看样子就知道不是良善之辈。

两人来者不善。他第一时间走出判断,转身就要跑。

“想跑?”刀疤男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猛地向前疾奔几步,双腿像安了弹簧一样弹跳起来,狠狠朝夏凡踹来。

夏凡脸色微变,没想到对方上来,二话不说就动手。他来不及想其他的,双臂交叉格挡。“蓬!”地一声,被踹退了三步,双臂微微发麻。不过,刀疤男也被他狠狠一掀,竟然在地上转了一圈跌倒。

“我靠,这小子还是个硬茬儿。”刀疤男也没料到夏凡双臂居然有这么大力气,跌得很是狼狈。

夏凡毕竟是打篮球出身,身体壮实,那刀疤男虽然凶狠,可身材并不高,硬拼占不了便宜。

他甩动手臂,如同一头恶虎猛地扑了上去,把刀疤男扑倒,把他死死按在地上。

“蓬蓬!”

连续两拳,砸在刀疤男脸颊上,把他的一张丑脸都打紫了。

“金刚,你他妈还不动手。”刀疤男惨叫,愤恨地大骂。

墨镜男金刚被夏凡的凶猛惊呆,愣在原地,这时被刀疤男提醒,才猛地反应过来,立刻冲了上去。

“松手。”夏凡双手被刀疤男抓住,一时挣脱不了,后面还有墨镜男在侧,心头微惊,正要跳起来。

一块白色的毛巾突然捂到他脸上。一股甜丝丝的气味从毛巾上传来,紧接着,夏凡就感觉一阵眩晕。

“不好,是乙-醚。”下一秒,他就晕了过去。

“这小子还挺难搞,差点失手。”

金刚把他从刀疤男身上拖走,随手扔到地上。

“老刀,你怎么样?”

“还死不了。”

刀疤男从地上爬起,嘴皮都被夏凡打破,流着血。抹了一把污血,他怒从心头起,抬脚就朝夏凡小肚子上狠狠踢了两脚,发泄心中的怒气。

想他老刀在道上混了十多年,今天居然差点栽了。若传出去,他真没脸见人了。

“行啦行啦!你别把他搞死,待会没法跟少爷交代。”金刚拦住他。

老刀哼了一声:“没下死手。”

“走吧,别让少爷等急了。”

两人拖起昏迷的夏凡

,塞进黑色索菲塔豪车的后备箱,这才钻进车里。

“怎么那么久?”汪臣杰语气不悦。

“对不起少爷,碰上了硬茬。”金刚回道。

“没被人发现吧?”刚才的一幕,汪臣杰也看在眼里。他也没想到,夏凡一个穷酸学生,居然能把刀疤男这个老江湖掀翻。

“没有,街上没人。”金刚肯定地道。

“走,去地下城。”

汪臣杰一挥手,果断道。

另一名墨镜男驾车,缓缓启动,驶入无边的黑暗当中。

莱山地下城,处于法治社会之外,是莱山市少数几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这里最出名的不是夜总会,也不是赌场,而是地下黑拳场。这里每天都会有拳击手为了丰厚的奖金而流血、搏命,在刀尖上行走。

没人知道,地下黑拳场的幕后老板,就是汪臣杰的父亲汪韬。

此时,地下城某处密室,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穿着白大褂,眼窝深陷,满脸发红,正对着一具尸体暴怒。

“混蛋,又死了一个。C类基因药物只剩下了最后一份,我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下一次,对,就下一次,一定得成功,必须成功。”

C类基因药物是某国最新产品,市面上还没有销售。这老头儿费了很大周折才搞到了10份,谁能想到试验后竟接连失败。每一个试验体,都因为承受不住C类基因药物狂暴的药性而发狂惨死。

“我需要试验体,最强血型的试验体,马上给我去找。”老头儿对着地下黑拳场的工作人员吼道。

“可是……王辉教授,目前我们的试验体只有最常见的ABO血型,其他的几个稀有血型试验体,都已经消……消耗殆尽了。”那工作人员冷汗涔涔,边擦汗边小心地应付。

这几天,他亲眼看到这位王教授有多疯狂,一具具尸体从实验室被人拖走,每具尸体都像是受尽折磨,皮开肉绽。在他眼中,这人简直是吃人的魔鬼。他相信,如果他的人符合试验条件,一定会被王辉毫不犹豫地绑上试验台。

“没有试验体?”王辉白胡子翘起,眼睛凶狠地像要吃人,“我亲自去找汪臣杰那小兔崽子要。敢敷衍我?”

说着,王辉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他走到走廊里,远远就看到汪臣杰带着金刚和老刀走来,当即冲了过去:“臣杰,总算让我逮到你个小兔崽子了。我要的试验体呢?你都拖了整整三天了,什么时候给我弄来?”

“二爷……”汪臣杰看到王辉,脸色一变。

看到这个疯子,他也脑仁儿疼。

“你还知道我是你二爷,我和爷爷八拜之交,你居然敢敷衍我?”王辉瞪着眼珠子,呵斥道。

“侄孙儿哪敢敷衍您……只是试验体的事,不好办。您也知道,现在外面到处是调查人口失踪的警察,查的很紧。”汪臣杰连忙解释。

“屁,都是屁话。”王辉呵斥,“我不听你解释……”

突然,王辉瞥见金刚和老刀拖着的人,眼睛一亮:“你们拖的是什么人?”

“王教授,这小子得罪了少爷,我们把他抓回来,想给他个教训。”金刚如实回答。

“测验过了吗?什么血型?”

“还没。”

“交给我,我亲自给他做。”

“可是……”金刚为难地看向汪臣杰,他知道,若是把人交给王辉,不死也得残废。自家少爷可没说要做得这么绝。

“看我干什么?给他给他。”汪臣杰不耐烦地挥手,被烦得不行。

“是。”金刚和老刀对视一眼,打了个寒颤。

王辉却是大喜,迫不及待地吩咐旁边的助手,把夏凡拖进试验室。

看着王辉和助手一起离去的背影,汪臣杰脸色异常难看,狠狠往墙脚吐了口浓痰:

“呸,这个老疯子。”

友情链接